不带金属光泽

莺沼底有机质

扒个窝

安个家吧

头像是一生挚爱,名字是童年梦想,现在人嘛……是莺沼底泥。

讲真莺这个沼,真是我这短短人生中掉得最莫名其妙的一个沼。

以我以往的口味,他真的不是我的菜。

然而现在恨不得把他拆进肚子里……

泥足深陷啊。_(:3」∠)_